恐龙公园|恐龙博物馆|中国暴龙馆|地质公园|山东诸城恐龙国家地质公园
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园新闻

【中国暴龙馆】恐龙那么爱吃人,为什么我们还爱它


【中国暴龙馆】世界杯赛场上看人追足球,电影院里看恐龙追人。暑期大片《侏罗纪世界2》刚一上映,我就和朋友去看了。尽管感觉影片质量只算是好莱坞流水线的行货水平,但我们依然难掩对恐龙本身的迷恋。它和怪兽、外星人等科幻作品中的其他常客还不一样——作为地球曾经的统治者,拥有神话故事般庞大而又真实存在过的身躯,以及复杂多样的种类与神秘的突然灭亡,再经由艺术化和消费符号的反复打造,让人感觉既远又近。

虽然恐龙化石在地球上存在了几千万年,但是直到十九世纪,生物学家才开始了解这种动物。而之前的欧洲人,一度认为从地下挖出来的巨大骨骼属于巨人。科学家给这种动物命名为“dinosaur”,希腊文词根是“恐怖”与“蜥蜴”的组合。“恐龙”这个中文名字,则来自日本人的翻译,倒也非常贴切。

恐龙那么爱吃人,为什么我们还爱它

欧美的恐龙热一直温度不低。福尔摩斯之父,英国作家柯南道尔,在1912年还写过一本探险题材的幻想小说《失落的世界》,描写安第斯山的未知之境生活着没有灭绝的恐龙。这会儿维多利亚时代才刚刚结束,最后一波地理大探险尚有余晖。民众相信在神秘的南美丛林或者非洲河流,还栖息着这种上古巨兽。好莱坞也曾数次将这部小说搬上银幕,但影响力有限。彼时以巨大体量来占据观众视线的怪兽片主角,美国有金刚,日本有哥斯拉。直到上世纪90年代,科幻作家迈克尔·克莱顿出版了《侏罗纪公园》小说,再度让恐龙大热。

【中国暴龙馆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国人对恐龙的认知,仅来自于知名科普读物《十万个为什么》里的相关章节。由于插画配图非常简单,加之不是每个人都有条件去自然博物馆近距离接触化石标本,实际上中国人在视觉上对于这一物种是非常模糊的。80年代成长起来的少年记忆中,影响比较大的分别有日本特摄剧集《恐龙特急克塞号》与美国动画片《最后的恐龙丹佛》,但里面的恐龙写实程度较弱,更像是人类的宠物邻居。

【中国暴龙馆】恐龙那么爱吃人,为什么我们还爱它

事实上,把克莱顿的小说变成真正意义上席卷全球的恐龙热潮,大导演斯皮尔伯格居功至伟。他本人从小生活在最早发现鸭嘴龙化石的新泽西,一直就对这种生物情有独钟,后来据他自己说,曾创下票房纪录的《大白鲨》实际就是一个恐龙吃人的海洋版本。1993年,斯皮尔伯格执导的《侏罗纪公园》上映,离中国的分账引进大片年代还差一年开启,所以本片并没有引进中国院线。但是录像带以及LD的传播渠道火热,依然让这部电影在国内的影响力非常深远。包括我个人在内的大批观众,不管是在家看录像还是去镭射放映厅,都对栩栩如生的暴王龙在影片末尾的惊天怒吼印象极深。给人带来的感官冲击力,无异于第一次去游乐园坐过山车。

正是因为好莱坞特效时代的开启,才让这种以往以定格动画出现的生物,摒弃掉呆板的一面,以狡诈、凶残的性格,极具速度与力量的质感再一次亮相在大家眼前。你即便隔着屏幕,似乎也能闻到霸王龙或者迅猛龙的臭味,感觉到它沉重的呼吸,它近乎完美的将怪兽电影与灾难电影合二为一,开创了一个新的科幻片类型。尽管它要吃人,但是我们还是忍不住爱它啊。

恐龙那么爱吃人,为什么我们还爱它

作为最酷的已经消失的动物,恐龙如今不止活在电影和小说里。它张牙舞爪的样子出现在小朋友的玩具筐,任天堂与卡普空的游戏里,出现在服饰潮牌的logo上,NBA球队的队徽。顶级有钱的大孩子们,比如莱昂纳多·迪卡普里奥或者尼古拉斯凯奇,会购买价格超过1000万人民币的恐龙骨架搁在豪宅中——它剩余的一点儿遗迹甚至成为了时尚界的奢侈品。

有趣的是,当研究恐龙的专家,告诉大众很多种恐龙和它的鸟类近亲一样,其实浑身长着羽毛时,搞视觉化的艺术家们却拒绝响应。他们不想让恐龙看起来像只弱鸡,估计这样会摧毁不少孩子童年的梦吧。


COPYRIGHT © 山东诸城恐龙国家地质公园 技术支持:中旭网络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 简体中文 | English |